延边金科食品机械有限公司
0433-6192930
新闻详情

留洋归来,当上“豆腐少帅

浏览数:828 
文章附图

【人物名片】
  吴钰涛,1991年生,卖豆腐的海归。4年前,他从英国留洋归来,回到家乡海宁,一头扎进父亲的豆腐厂。从自主研发革新生产工艺,大幅提高生产效率,到并购传统豆制品厂,他把一块古老的豆腐,“雕”成了诱人的豆腐花。

  浙江在线3月1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沈烨婷 通讯员 沈鑫 张怡)俗话说,人生有三苦,撑船、打铁和卖豆腐。而我,就是卖豆腐的。

  “你英国留学回来,拿着计算机和数学双学位,不去做互联网,怎么跑回来卖豆腐?”认识我的人,几乎都问过我这个问题。

  老实说,4年多前,我也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农创客,加入豆制品行业,而且,还干得不错。

  1 选择

  2014年,我就要从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毕业。继续留在国外读研,还是回国加入互联网行业,又或是接过父亲的豆制品厂……这可能是我遇到的最难的人生选择题。

  但做决定也是一瞬间的事情。那年夏天,我到一家英国啤酒厂实习。一粒粒麦芽到一箱箱啤酒,都由一条生产线完成,1万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,只有寥寥数十个工人。那一刻,我想起父亲的豆制品厂。他曾抱怨说:“咱家厂子不大,工人却有300多人。冬天忙时,一天工作18个小时才能供得上货。”

  “豆制品行业能否也换上自动化生产线?”当时,这个念头闪现在我脑海里,盘踞了我的心。

  2 对话

  想再多,不如动手做。

  2014年8月,回到家乡海宁,我一头扎进父亲的豆制品厂。刚下生产车间那会儿,怎么看,我都和厂子格格不入:车间员工都是四五十岁的叔叔阿姨,我成了最年轻的一个;对于流传了2000多年的豆制品制作工艺,我更是个十足的门外汉。

  万事开头难。我一边这么安慰自己,从零学起,一边又跑到上海、北京、广东、福建等20多个城市30多家知名豆制品企业去取经。一圈跑下来,我懵了。当时,中国大部分豆制品企业的生产技术都还停留在20年前,只有一家上海的豆制品企业引进了日本的生产线,整套设备售价1000多万元,而且只能生产一款豆制品。

  考察回来,我和父亲有了一次对话。“儿子,豆制品制作工艺那么古老,你想要变革没那么简单,但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一定支持你。”这次对话,我不仅得到鼓舞,也赢得父亲资金上的全力支持。

  3 水花

  2014年11月,我成立浙江福鑫食品有限公司,同时招募5名年轻技术人员,开始自主研发豆制品自动化生产线。这么多知名企业都没做成的事,你一个90后毕业生怎么能行?一开始,很多人都对我的想法表示怀疑。

  日本人能做,为什么我们不能?我心里憋着一股劲。自主研发注定是场“苦修行”。那段日子,找材料、画图纸、研究工艺流程……我恨不得自己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来用,吃饭睡觉更是没个准点。

  你还别说,凭着这股劲,真被我折腾出个水花来。6个月内,我们前后废弃8张设计稿、3台样机,终于成功研发出豆制品全自动油炸生产线。2015年夏天,这套设备正式投产,从半成品的油豆腐坯上生产线,到最后成筐成筐的油豆腐,只需两名操作工。

  说真的,这可能是我的父辈们想都想不到的事儿!这套生产线不仅能源消耗下降30%,还突破了日本设备只能生产单一产品的缺陷,可生产油豆腐、油条、油三角、油方等十几种不同油制品,日均产量更是从1万多斤提至两万多斤。

  4 成功

  但事情哪有这么顺利?还来不及高兴,一盆冷水就泼在了我头上。

  生产线运行一周,一个棘手的问题出现了:机器传输链条总是脱落。

  “闯过这么多难关,可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!”整整3天,我和团队起早摸黑地给机器做改进、反复测试,终于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那天深夜,我和团队走出车间,洗了个冷水脸,一照镜子才发现身上蹭满了机油。但也在那一刻,我终于有了成功的真实感。

  踏出第一步,就收不住脚了。这几年,我们已自主研发豆干类、千张类等6条自动化生产线,申请16项国家发明专利,其中8项已立项,两项已获得审批。

  5 折腾

  设备研发步入正轨,我却没停止折腾。

  为吃透市场,我上创业板摸了摸底。研究后,我大吃一惊,最赚钱的居然是一家养猪公司,当年净利润约100多亿元。

  这家公司怎么会这么赚钱?为弄明白这件事,我查阅大量资料,终于窥之一二。原来,这家公司采用的是“公司+农户”的管理运营模式,它以技术为入口,掌握整条产业链的主动权,做好种苗、饲料的研发,然后把它们输送给当地农户,由他们去养殖,农户再把养大的猪、鸡卖给公司,由集团去销售。

  那么,豆制品行业也能如此吗?2015年,我收购了邻县的一家豆制品企业,整合生产线,共享销售渠道。初次试水,效果不错。紧接着,我又成功控股嘉兴市家家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、浙江华丰水磨坊豆制品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。

  事实证明,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。现在,福鑫食品旗下的所有企业,每天共能加工100多吨干黄豆,占嘉兴市场份额超50%,2018年销售额达1.5亿元。在此期间,福鑫食品还走出浙江,与江西南昌市的南方集团达成合作,在当地建成了规模最大的豆制品工厂。

  6 奔跑

  几次成功试水,让我看到豆制品行业的巨大发展空间。

  要想赢得与同行、与市场对话的筹码,就要掌握核心设备或者技术。这几年,我与浙江工商大学、浙江省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等院校积极合作,重点提升生产工艺,比如将浸泡一吨大豆的用水量从30吨减至10吨,并提取黄浆水中的蛋白质作为饲料添加剂,既减少污水,又实现资源再利用,一举两得。

  回望这段创业历程,毫不谦虚地说,收获还真不少,但最让我开心的,是在摸索中结交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。这些朋友来自全国各地,有养猪的,有经营农场的,也有种多肉的……我们有着不一样的奋斗舞台,却都有着同样的“农创梦”。

  同时,我也明白,作为一个年轻农创客,要在传统行业站稳脚跟,发挥积极作用,不能只靠一个人走路,还要发动一群人奔跑。

  一方面,我希望用自己的创业经历,鼓励更多留学人员回国回乡创业;另一方面,我还在谋划福鑫食品的新发展,希望它逐步联合各地的传统豆制品厂,让浙江人甚至外省人都吃上我们生产的豆制品。